两性故事

男人写给老婆的保证书,零怀了枢的孩子

作者:admin 2020-03-28 12:08:44 我要评论

    “别发愣了,去帮我放洗澡水。”

    “啊!--”

    小雨收回神游的思绪,难以置信的张大嘴。不是有下人吗?干嘛要她动手,不会今晚就是他那什么“玩宠”……

    “还站着干嘛,快去,我处理完这个文件马上就来。”

    小雨硬着头皮,朝隔壁房间迈开步子。

    一进门,她就被这房间的装潢震住了。

    要是比起她那个房间,那根本……咂咂!这根本就是帝王级的待遇。

    不过就是感觉太压抑,不是黑就是灰,这睡觉的地方怎么弄得像办公室,冷冰冰的,没一点人气。

    浴室也是超豪华的,她恐怕再也没见过这么大的浴缸了,跟个小游泳池似得。边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精油干花,鲜花花瓣。

    小雨惊叹连连,好一会儿,才开始放水,她拿起边上的薰衣草精油滴了几滴进去,又撒了些干花,这才转身向外走。

    “啊!”

    她只顾低头走路,撞上人才注意到门口立着一尊高大的身影。

    揉揉发痛的脑袋,仔细瞧瞧才发现撞上的人是冷城邺。此刻,他身上就裹了条浴巾,赤裸精壮的上身完全暴露在空气里,柔和的光线下,平添了几丝暧昧。

    小雨一张俏脸腾的就红了,她下意识的往后退退,怯生生的说:“主子,水放好了,您请慢用。”

    冷城邺再次听到这奇怪的称呼,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他玩味的勾起嘴角,“主子?你当自己是奴隶社会来的?”

    和**的他同处一个房间里,小雨早就思想一片空白了,他的问话,她只是迷糊的点头,恨不能早点出去。

    “以后叫我先生就可以了。”他说着大步走过她身旁。

    小雨刚想抬脚往外走,身后传来他的声音:“过来伺候我入浴。”口气还是那么不容置疑。

    小雨心里一惊,随即咬牙切齿的翻着白眼,简直什么跟什么啊,明明家里这么多下人,偏要她伺候着沐浴,玩宠就是这么回事儿?明摆着就是贴身女佣。

    可主子发话了,她敢不听吗?有这心也没这胆啊。

    小雨硬着头皮挪过去,俏脸绯红,下巴已经低得不能再低。

    冷城邺不动声色的把她从头到脚审视一遍,邪魅的勾起唇角,“站那么远是来参观的?”

    “哦。”小雨极不情愿的靠近浴缸边缘,站在离他一臂远的地方,就那么拘束着,也不知道要伺候些什么。

    接着,她就听到毛巾落在篮子里的声音,还有一声清晰的入水声。

    她还是不敢抬头看,下巴低着,恨不能把脖子缩进胸膛里。

    一声叹息,从浴缸方向传来,小雨浑身的汗毛也跟着一根根倒竖。

    “过来给我擦擦。”

    低沉的男性嗓音响起,小雨心头又是跟着一紧。

    “啊!”

    她惊愕的抬头,正好撞上他满眼玩味的笑意。懒懒搭在浴缸边缘的手一招,她那两条腿便不听使唤似得移步靠近。

    从架子上取了搓搓棉,狠狠做了两个吞咽动作,在满是氤氲的热气中颤抖着伸出手,靠近他宽阔雄健的背,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手指不小心接触到他的皮肤,都会触电般的颤动一下子。

    “以后不要给我放花瓣。”

    “哦。”

    “精油可以多洒几滴。”

    “哦。”

    ……

    总之,冷城邺说什么她就应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还赤身裸体的躺在浴缸里,小雨早就恨不得打个洞钻进去了,脸叫一个烫啊,火烧火燎的。

    从小到大,她身边唯一亲近的除了舅舅,就是记忆里那个爸爸。

    其余的,无论对她怎么示好,也不管多么优秀,她连正眼都不会瞧上一瞧。

    当然啰,那个人除外。

    但说到底,那个人也没跟她真正接触过,更别说洗澡这么荒唐的事情,男人在她世界里,从来都是陌生的。没想到一连接触这两个冷姓的男人,都这么冷血,怪异。

    “把浴巾拿来。”

    躺在浴缸里那人悠哉的吩咐,狭长的双眼半眯半闭。

    小雨赶紧起身,伸手拿了干净的浴巾,小心翼翼的朝他递过去。

    浴缸里的人打量她半天,却没有抬手接的意思。然后在小雨万分诧异的神情中,猛的从浴缸里站起身,哗哗带起的水几乎溅到小雨身上。

    “啊!”

    小雨赶忙紧闭双眼,头也慌乱的别向一边,想退出浴室,却不敢,只好强迫自己伸出握着浴巾的手,胡乱的挥了挥。

    “给……浴巾……”

    冷城邺抬手接过浴巾,湿滑的大手却故意向前握出几分,有意无意触碰着她嫩滑的手腕,惹得小雨一阵轻颤。

    小雨下意识的朝后一缩,浴巾眼看就要掉在地上,大手一捞,快速将其接住,动作之快,她再次为之惊叹。

    “笨手笨脚!”

    他对她的表现颇有些不满,毫不掩饰的反应在眼神里,俊秀的剑眉蹙起,更添了几分冷冽的英气。

    听着他向外踱去的脚步,小雨这才抬起头来,雪白的地毯上,一串湿湿的脚印,延伸之处,是他

带着几滴水珠的矫健背影。

    他的身材可真好,高大的身姿,标准的倒三角型,结实的肌理,小麦色的皮肤……真没想到,男人的身体还有这么赏心悦目的一面。

    小雨简单收拾了下浴室的残局,这才慢慢起身离开,刚走到门边,又被叫住。

    “过来,帮我把头发擦干。”

    小雨老大不情愿的皱着眉,却还是默不作声的走到他跟前,拿起一块干毛巾,细细的为他擦拭起来。

    他似乎很享受,半眯着眼睛,表情悠哉……小雨下意识加重了几分力道--

    他不悦的推开她的手,“太重了!”然后指着头顶示意她继续。

    小雨只好轻轻的擦着,很轻很轻……

    “我说!”椅子上那人略显恼怒的推开她的手,眉头紧皱,“你们冷先生就是这样调教你的?什么都不会,你可是我花了两千万买回来的。”

    小雨忍不住申述,“我已经很用心了,是你太挑剔!”

    两千万,两千万,天天把两千万挂在嘴边还有完没完?明明是他在耍她,还来煞有其事的控诉她的不是。一会儿轻了一会儿重了,她怎么了解他的喜兴。

    “伶牙俐齿,很好!”

    他听了小雨的申述,不怒反笑,幽暗的眼底更加深不见底。

    小雨仍在疑惑他的表情,突然,抓着毛巾的手被紧紧握住,狠狠一带,“咚”的一声,她不顾一切的撞上他的胸膛,重重跌进他怀里。

    她吃痛的抬起头来,正对上他不怀好意的浅笑。身下弹性的触感,提醒她此刻正坐在他的大腿上,他们之间,只隔着一条单薄的浴巾,姿势暧昧。

    小雨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他一只手死死按住,另一只不安分的大手攫住她纤细的下巴,逼迫她与他对视。

    “放开我!”小雨气咻咻的喊,身下仍旧挣扎着。

    “哈……”他玩味的笑意弥漫在性感的薄唇边,注视她的眼神深到可以把她淹没,“你不就是这样求我买你的?”

    “我……”小雨气短。

    他说的是事实,那晚的拍卖会,她确实这样向他求救来着,可她那是迫不得已啊,不那么做的话,冷先生和其他客人都会怀疑的。再说,她当时也没什么把握,他能救走自己,只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怎么,勾起我的兴趣,现在才想翻脸不认人?”他说话间,朝她慌乱的小脸逼近几分,“迟了,两千万早已划到你们冷先生账户,你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乖乖做好自己的本分,不要惹我生气。”

    小雨感觉,他捏着自己下巴的手指力道加重了几分,瞬间疼痛不已。

    可是小雨听了他的话,心里却感到万分轻松。

    两千万,她可真值钱。冷先生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想必不会再拿那些东西来威胁自己,眼前这个男人,还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他别做出太过分的事,她都暂且先忍着,等待时机,从这里逃出去。

    冷城邺望着眼神有些呆滞的小雨,握住她下巴的手渐渐放开,“女人就是要乖乖听话,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哦。”小雨直起身子,也没多说什么,装乖顺嘛,这个她在舅舅家那些年,早就修炼得很到位了。

    她自顾自的向门边走去,椅子后面传来他不耐烦的声音:“我说休息,没说叫你出去!”

    他说着从椅子上转过身来,表情耐人寻味。

    小雨停下脚步,回过头正好对上他深沉的脸,她一手指向门外的方向,有些执拗,“可我房间在那边。”

    “那房间是我不在的时候给你准备的,现在我回来了,你当然要留在身边伺候,两千万买来的玩宠,不是摆着好看的。”

    小雨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不敢出门,也不愿过去。

    冷城邺见她十分为难的样子,边走近她边嘲笑到:“你们冷先生光是调教你唱歌跳舞了吗?难道就没教教你别的?”

    他来到她跟前,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她,伸出手指托起她纤细的下巴,魔魅的声音溢出唇边,“比如说,怎样成为一个讨喜的女人,怎么伺候好你们的男人。”
相关文章
  • 男人写给老婆的保证书,零怀了枢的孩子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