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怎样面对激怒你的人,祛除体内湿气煲什么汤

作者:admin 2020-04-24 12:01:46 我要评论

    难道她已经忘记了,之前那个肖劲是怎么对待她的吗?

    苏牧离开公司后,为防肖劲继续开车跟着自己,她一出了公司门口便拦了辆的士。

    肖劲从车库出来的时候,已经完全见不到苏牧的人影了,他皱了皱眉头,狠狠地拍了拍方向盘。

    苏牧实在是没想到,是不是自己最近的举动让肖劲误会了什么?

    但是不得不说,肖劲这样的行为真的是很引起她的反感!一见到肖劲,她便觉得他的那张脸上写满了猥琐。

    这和他舅舅是一个德行的,苏牧有的时候会懊悔,自己当初怎么会和这样的一个人结婚,可是有的时候也会感到有些庆幸,幸好自己已经跟他离婚了,不然,真的是难以想象自己现在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肖劲后来又打了几个电话给她,苏牧看了一眼便直接挂掉了,后来见肖劲一直打,根本就没有要罢休的意思,苏牧只好将他拉入了黑名单,手机才清净了许多。

    而肖劲因为苏牧一直没有接他的电话,也根本没有回他的信息,而感到很烦躁。

    这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真是一点都猜不透,只是,肖劲不知道的是,苏牧根本就在心里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

    一切都是他自己以为罢了。

    今天晚上岑齐森约了秦少凌一起喝酒,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在外面或者是酒吧,而是在秦少凌家里。

    岑齐森下午下班以后便早早去了秦少凌的家里,一进门,便止不住地有些欠揍地感叹:“这房子这么大,倒是一丁点儿人气都没有。”

    而秦少凌还在想着下午在地下停车库看见的苏牧的那一幕的事情,压根没心思理会岑齐森在说些什么,随便翻了个白眼,便自顾自地喝酒。

    岑齐森跟秦少凌认识多年,根本不用多久,便可以一眼看出秦少凌是不是心中憋着什么事情了。

    他走到秦少凌旁边的沙发坐下,举起酒杯,看着秦少凌,说:“怎么,心里又兜着事情?”

    秦少凌闷头喝了口酒,皱起了眉头,煞有介事地看着岑齐森,“你说,什么样的心态才会去吃回头草?”

    岑齐森原本喝着酒,听着秦少凌讲话,现在没忍住一口喷了出来,他笑着看着秦少凌:“你不是吧你?谁吃回头草?”

    秦少凌冷冷笑了一声,这回却没有再沉默,“还能有谁?”

    岑齐森摸了摸下巴,顿了会儿,说:“是那个苏小姐?”

    岑齐森说完,接着看了眼秦少凌的脸色,见他不说话,便知道他是默认了。

    只不过岑齐森并不是了解苏牧的过去,只知道她现在跟秦少凌的关系倒是很不一般。

    “原来呢,我说,你这阵子老是心不在焉的,就是为了她。”

    秦少凌摇了摇头,“真是种了邪。”

    岑齐森听了秦少凌的话,可不认同,“这可不是中邪,这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的。”

    肖劲最近跟苏牧都走得很近,他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之前和苏牧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这种感觉,但是现在就恨不得时时都能见到苏牧。

    也许是被她现在身上的改变吸引了,现在苏牧身上的自信和淡然,有哪个人见了,会不为此动心?

    而他不知道的是,苏牧对他态度的转变,却也有另外一层原因,她自然也不会告诉他,她是为了得知她母亲的车祸真相才没有抗拒他的接近。

    其实每一次和肖劲的接触,苏牧都恨不得时间能够过得更快一些,也许是因为太了解肖劲这个人了,所以他的一举一动,在她的眼里看来都是如此的可笑和无语。

    胡珊珊最近也发现了肖劲的不对劲,平日里肖劲回到家里来,往往是面无表情,心情没有什么起伏的,但是这一连好几天,肖劲的脸上都有着掩饰不了的喜悦和飞扬。

    这天,肖劲回到了家来,胡珊珊帮他把要换洗的衣服拿上,状似随意地问了句:“怎么,公司有什么好事?”

    肖劲却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胡珊珊:“你倒是想。”

    换成是平时,肖劲这样和胡珊珊说话的话,其实胡珊珊也没有什么意见,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胡珊珊莫名地就较上劲来了。

    “我关心地问一下怎么了吗?你什么态度这是?”胡珊珊将衣服随手放在一旁,声音不大不小地说道。

    肖劲不咸不淡地笑了笑:“我态度有什么问题,倒是你,整天疑神疑鬼的,就不能有点正经事儿做。”

    胡珊珊瞪大了眼睛,满眼不满地看着肖劲:“我怎么就疑神疑鬼了,怎么,你才是心虚的那一个吧?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倒是先说起我来了。”

    肖劲无心与胡珊珊多较劲,也觉得很是没有意思,他随手一挥,“好了好了,我去洗澡。”

    说着,便将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进了浴室。

    胡珊珊咬着牙,一脸不甘地看着肖劲不耐烦的样子。

    转念,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看向沙发上肖劲的外套。

    胡珊珊看了一眼浴室紧闭的门,伸手去翻了翻外套,果然在里面翻到了肖劲的手机。

    她自然知道肖劲的手机开锁密码,试了一下,手机便开锁了。

    胡珊珊快速地点开手机里的微信和短信,倒是没有什么异常的。

    但是,当她看见通讯录里最近联系人,苏牧的名字的时候,胡珊珊一下便坐不住了。

    不过,好在她很快便平复了心情,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将这个页面拍了下来,作为证据。

    随后又在微信里翻翻找找,的确找不出来什么,才将手机放回原位。

    在肖劲洗澡的时候,胡珊珊的心里面已经闪过了许多的念头。

    无非就是,现在直接跟肖劲摊派,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以肖劲的性格,恐怕并不会吃胡珊珊的这一套,相反,他有可能还会被逼急了,态度更恶劣。

    想到这里,胡珊珊阴狠地眯了眯眼睛,她已经将大部分的过错,都归结在了苏牧的身上。

    如果不是苏牧故意勾引,肖劲怎么又会跟她现在还有联系。

    越想着这回事情,胡珊珊便觉得自己心中的怒火更甚,没有想到之前那个苏牧还没有吸取教训,现在居然还来勾引肖劲。

    呵,那就别怪她不手下留情了,她要让她苏牧知道,她胡珊珊的男人,不是她这种人随随便便就可以勾搭的,苏牧必须要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

    苏牧完全不知道这回事情,也不知道胡珊珊仅凭寥寥的几个通话记录,就能够联想出一系列她勾引肖劲的情节。

    这天早上苏牧到了公司没多久,原本正打算去开会,却被助理小于叫住了。

    “苏姐”小于有些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站在苏牧的办公桌面前。

    苏牧一边整理着手中的文件,一边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小于气喘吁吁的样子,问:“怎么了?“

    小于一脸的为难,说:“大堂有个女人找你,我刚才下去看了看,很不好讲的样子,我说了你要开会,她说你要是再不下去,她就去找总裁了。”

    听了这话,苏牧的眉头皱了皱:“女人?”

    她怎么不记得她最近有招惹什么不好讲的女人,还信誓旦旦扬言要去见总裁?

    苏牧无语地笑了笑:“那你让她去找吧,我没空,我得开会。”

    这话才刚落地,苏牧便听见一声有些耳熟的声音自远而近地传来。

    “苏牧!”

    苏牧朝着声音的来源一眼,眼里充满了困惑,因为来的这个人不是谁,就是胡珊珊。

    苏牧突然想起刚才小于对她的形容,的确是很贴切。

    “有什么事情吗?”既然人都找上门来了,她总不可能还不理不睬,而且见胡珊珊这来势汹汹的样子,苏牧还真的有些不好的预感,这一看,就不像是有好事情会发生。

    胡珊珊冷笑一声,不怀好意地看着苏牧:“你还有脸问我怎么回事?”

    苏牧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胡珊珊的这副剑拔弩张的样子,仿佛是苏牧欠了她几百万似的,然而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做。

    见苏牧不说话,胡珊珊继续用那尖利的声音说:“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省事,才刚刚消停了多久,又开始勾引上我老公了?”

    此话一出,原本办公室里早晨有些热闹的氛围顿时凝固了。

    胡珊珊说话的声音并不小,而且很尖利,话一出,便吸引了好些人有些异样的目光。

    “说话要有证据,现在是在公共场合,希望你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不要出口伤人。”苏牧听了胡珊珊如针般尖利的话,也是一时间难以接受。

    她将手中捧着的文件夹随手放到桌上,也正了正色,看着胡珊珊。

    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久胡珊珊都没有一点的改变,好像永远自以为是,永远不把别人的处境当回事一样。

    难道她以为,这个世界全都是以她为中心的吗?

    苏牧很是不能够理解胡珊珊每次都能够如此耀武扬威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就能够来公司里闹。

    胡珊珊见苏牧一脸冷漠的样子,又想到在肖劲的手机里翻看到的通话记录,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眼前这个女人勾引了她的老公,还在这里装什么清白!

    “我告诉你,苏牧,你做了什么我都一清二楚,也亏你还在这样的公司上班,还是什么……”胡珊珊说着,看了一眼苏牧的胸牌,嗤笑道:“设计师是吧?”

    “就你,你配吗?”胡珊珊尖利的声音吸引了周围越来越多同事的围观,苏牧就这样被围在了人群的中间。

    “你配你来当,要说什么,先拿出证据来再说话,不要张口闭口就是些难听的话。”苏牧瞪了一眼胡珊珊。

    胡珊珊听了苏牧的话冷笑一声,似是嘲讽的意味很浓,却是真的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来。

    只是,苏牧却也并不担心,她苏牧行得正走得直,这下倒要看看胡珊珊还准备玩什么花样?

    胡珊珊从包里拿出了手机,翻找了一会,将手机举到苏牧的面前,“看清楚点了,这是谁跟谁的通话记录?你不是早就跟肖劲离婚了吗?怎么最近还和他有联系,怎么,叙旧?”

    胡珊珊的话一连串的,就像是连环炮,苏牧看了看胡珊珊举着的手机,上面是她和肖劲的通话记录,其实不过也就是两通,而且点开来看的话,通话时长根本就不超过一分钟。

    “麻烦你看清楚再说话,这不过就是个通话记录而已,又能代表些什么?”苏牧也丝毫不示弱,反驳道。

    “通话记录而已?当时你离婚的时候,可是说得清清楚楚的,恩断义绝,怎么,现在在你看来,原来打电话也就是那么丁点的小事情是吗?你可真是知廉耻啊。”胡珊珊说道。

    苏牧张口,刚想说些什么,却又被胡珊珊打断,“还有,怎么你现在到底是一脚踩几条船啊?你之前不是和你们老板有

一腿么,怎么,现在又来招惹我们家肖劲了……”胡珊珊挑衅地看着苏牧。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皆是哗然。

    毕竟胡珊珊这句话中的信息量实在太大,她指责苏牧勾引前夫不算,还扯上了公司的老板,这可不是在公司里面的大八卦?

    苏牧原本已经一再告诉过自己,对待胡珊珊这样的人,根本不必太较真,毕竟你跟她说什么几乎都是多余的,根本讲不了道理。

    可是,胡珊珊的话说到这个份上,苏牧再不为所动,那就说不过去了。

    她原本垂在裤子两侧的手此时紧握成拳,眉头紧皱着看着胡珊珊。

    “我说,脚踩几条船什么的没关系,可没事别什么都扯上我们老板了。”突然间,一道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苏牧没有回头看,便也知道来人是谁了。

    周围有几个同事朝欧青打了声招呼,“总监……”

    欧青朝着苏牧和胡珊珊这边走了过来,高跟鞋踩得蹬蹬响。

    “怎么,一群人围在这里,都不用上班了是吧?”

    说完,周围的同事立马便散了一大半,毕竟总监出来镇场子了,总不能还当个吃瓜群众。

    “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欧青双手抱在胸前,看向苏牧,说道。

    苏牧还未开口,胡珊珊却抢先说话了。

    “你是你们公司的总监是吗?你们公司的形象还要的吧?出了这样勾引别人丈夫的员工,还能够坐视不理吗?”

    <!-- csy:22065402:763:2019-11-14 12:36:16 -->
相关文章
  • 怎样面对激怒你的人,祛除体内湿气煲什么汤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