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爱还要多久才能见到你,扒开妈咪的大腿射

作者:admin 2020-06-03 12:02:32 我要评论

航长到了这时已经完全的放下了心,想到什么,蓦地道:“之前那位夫人来的时候似乎提到什么人被劫持了?”

    副航长点头:“是提到过。”

    只是当时童夫人没有说及对方具体的名姓身份,他们又被星盗的事所震惊,反而把这事给忘了。

    可若是飞梭上根本就没有星盗,那对方说的可就是假话了!

    航长眯了眯眼:“这位夫人很可疑,先不要放人走,等确定了身份再说。”

    没遇到星盗是好事,但若是能顺便揪出一名欺诈犯,那也算是他的功绩了。

    只是对方这手段实在是不高明,以星盗为幌子的骗术可是最低端的那种。

    副航长则有些犹疑,以那位夫人的气度可不像是会出来骗人的,但他们找不到有星盗的证据,却不代表真没有。

    他们带了这么多年的航班,其实心里都清楚,星盗登入飞梭不一定就是搞事,赶行程的时候则是更多。

    而遇到这种情况,航长们多数时候都是假装不知道的,否则将星盗逼急了,伤了一两名乘客,那就都是他们的责任,轻则被训斥扣薪水,重则丢掉职位甚至还可能被关押。

    他们都清楚怎样做才是对自己最好的,只要星盗不是在他们所负责的飞梭上发现的就不是问题。

    副航长知道航长的顾虑,并不敢多话,只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眼见着航班就要进入皇城,航长也不需要亲自驾,正要去航长室,控制舱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他看着进来的客服人员,顿时就沉了脸:“谁给你们的权限进”

    话说到一半就被卡在了嗓子里。

    坚硬的东西抵在后心上,即使不头,航长也能猜到那是什么,脸色登时就变了,那位夫人所说的星盗居然是真的!

    但为什么呀?!

    这都快到皇城了,星盗这个时候动手根本就是在挑战军队的权威!

    但也没心思去想理由了,进来的几人都是生面孔,但手段却一点也不生疏,几息工夫就将控制舱内的人都制住了,命悬在别人手上,无人敢反抗。

    航长的冷汗都下来了,站在他身前的人面目无奇,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伪装,眼神森冷的看着他:“不想死,就乖乖听话。”

    而在控制舱星盗闯入的时候,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温大少立即像外发出了求救信号。

    不过他这个信号发给的不是军队,而是温老爷。

    风久是打算不让星盗成功的离开飞梭,所以航长不肯管,那就逼他不得不管。

    只要稍稍透露出航长已经得知星盗的存在,并联系了军队,准备一落地就行动,那对方肯定不会坐以待毙。

    如果是普通劫持事件,那星盗可能会退却,不会如此的激进,毕竟他们伪装的身份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暴露的。

    可如今涉及到准虫母,绝对不允许他们失败,所以即使有所牺牲,星盗也必须控制住飞梭的走向,尽可能的将目标安全运走。

    而没让温大少直接联系军队也是有原因的。

    如温家这样的身份,若是知晓他们在航班上,要请动军队也不是难事。

    但温家在金阳城一家独大,放在东区却还有许多方面的牵扯,温大少直接联系军队,许多事都不好解释。

    但通知了温老爷就不一样了,后者知道儿子遇到危险肯定会想出最优的解决方案,虽然也会牵扯出军队,却不会让人起疑,能尽量的将温大少从事件中摘出去。

    “大大,成了!”

    温大少一完成任务就给风久发了个讯息。

    没错,他要到了大大的通讯号!

    贼几把开心!

    温老爷的效率果然高,温大少的消息还没发出去五分钟,那边军队就主动联系了飞梭。

    航长收到通讯请求的时候即高兴又害怕,对上星盗看过来的眼神,忙摇头否认:“不是我!”

    虽然之前童夫人让他联系过军队,但他清楚军队根本就不会理会,所以什么都没做,天知道这又是怎么事。

    但军队的通讯要是不接肯定会被起疑,在星盗的威胁下,航长战战兢兢的接了通讯,半点异状都不敢表现出来。

    “褚少尉。”航长对着光幕内的年轻军官敬了个军礼:“请问有什么指示?”

    少尉的军衔在东区实在算不上什么大官职,但要管理普通飞梭航班也够了。

    褚少尉视线不着痕迹的从对方身后扫过,笑道:“并没有什么指示,抱歉打扰到航长大人,其实是褚某有些事想要拜托阁下。”

    用军用通讯频道谈论其他实际上是有些不合规矩的,但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航长并没有当事。

    然而旁边还守着星盗,危及生命的紧迫感让他到底没能如平时那般淡定,听闻对方居然不是要解决星盗的事,心底不知觉的就升起股怒意,连带着说出话里也带了些不耐烦:“褚少尉有什么事,这时候来找某也不太合适吧?”

    一个少尉,虽然是名校毕业的,但没根没底,着实没什么前途,若不是从军方通道联系过来的,他理都懒得理。

    褚少尉脸上挂着示好的笑,正要再说什么,航长的后腰就被警告的捅了一下,后者一惊,不敢再磨叽,忙道:“如果褚少尉有事不妨等某去了再言,飞梭即将降落,要失陪了。”

    说着就切断了通讯。

    航长小心的观察星盗的表情,见他们没动怒才松了口气。

    但挂断通讯后,他又有一点后悔,褚少尉的权力虽然不大,但好歹是军队的人,要是能递点消息出去也是好的。

    他一直不敢想,等航班降落后自己会怎么样

    而在此时的皇城某指挥部里,褚少尉看着暗下的光幕,肯定的对身边人道:“看来消息不假,这位航长最喜欢贪小便宜,若是平时有人找上去,八成要被坑一笔,不会连问都不问就推掉。”

    “那温家那位少爷在飞梭上的消息也是真的喽?”

    程飞一言难尽的道:“他可真大胆。”

    就这么个走哪都跟个移动金条的人,敢去乘坐普通航班都是作死。

    但如果消息属实,那他们还不能不管,不然当中区的钱袋子挂在东区,那就是件说不清的大事。

    原本这事也落不到褚少尉头上,他不过去年才毕业,算是个很新鲜的军官。

    可是来求救的人身份不高,他的上司们根本就不当事,甚至连人家面都不见,正好他负责航空站的安全管理,干脆就试探了一把,结果还真出事了。

    既然这样,那就不能不管了。

    褚少尉发了消息出去,只可惜他上面那位不喜欢他,根本就不予理会。

    “靠,就算有私怨也犯不着那这种事开玩笑吧!”

    程飞原本只是碰巧遇见学长,所以停下说几句话,没想到就遇见了这么个事。

    褚少尉的顶头上司也是新毕业的军校生,但因为家里走了些途径,所以官职大了一些,正好压在前者头上。

    但对方论起实力来其实并不如褚少尉,甚至在军校联赛的时候还输给他过三次。

    也正是因为如此,对方才单方面的结了仇怨,入职后总将最麻烦的事丢给褚少尉。

    程飞最看不起这种没能力又自视甚高的人,若不是今天遇到了,他都不知道褚学长居然就被人这么欺负!

    “不用管他。”褚少尉早就已经习惯:“这次的事情有点棘手,星盗在半途才动手,目前还不清楚目的,我得早做防范,学弟自便。”

    程飞却没走,皱着眉跟在后面:“就你手底下这几个人够用吗?”

    褚少尉着实没有几个能调派的人手,甚至里面还有大半都是对他上司示好的,更不会听他命令,算起来能调动的士兵居然都不超过三十个。

    这算得上非常可怜了

    不说飞梭上有多少星盗在,就是这点人要保护所有乘客的安全都不够。

    “人少有人少的打发,我再想想办法。”

    褚少尉话刚落,就听程飞道:“学长等等,我给你找几个人!”

    程飞调派不了士兵,但他是正经八本的军校生,所有军校生入校就是初级军官,关键时刻随时都能被拉到战场上去,只是临时被征召执行个任务并不算是个事。

    只不过低年级有保护机制,要通过校方的同意才可以,但有何导师在,这并不是什么问题。

    程飞当即就将还在学校里训练的闻天几人给叫了过来。

    因为不是正规的军队调派,程飞也不好将军校生都找过来,但就这样也足够褚少尉惊喜的了:“有闻天学弟一个就够了。”

    五级机甲师,只要遇见的不是那种极凶恶的星盗,完全足够了。

    程飞顿时翻了个白眼:“那我可走了啊。”

    褚少尉失笑:“没时间了,头再谢你。”

    两人说着话,脚下却没停,早已经集合了能到位的人,赶去航空站。

    他们本来就距离航空站不远,等到达的时候,温大少所在的航班还有二十分钟就将降落。

    闻天几个急匆匆的敢来,看到褚少尉手底下的这几个人,都惊了。

    “你们认真的,我们这是去抓星盗?”

    乐凯分外无语:“没有人质还好说,要是一旦乱起来,有误伤就麻烦了。”

    这算是他们最顾及的一件事了。

    “能联系到人吗?”顾鸣诀道:“如果能联系到温家少爷,我们可以得到更确切的消息。”

    褚少尉点头,当即就将一个存下的通讯号拨了过去。

    响了两声,那边就被接通了。

    “喂喂?”

    一张年轻的面孔出现在光幕内,面色红润,毫无警惕感,怎么看都不像是被劫持的模样。

    褚少尉迟疑道:“那家的少爷?”

    “温家。”看到他身上的军装,温大少点头道:“是我是我!”

    见没找错人,褚少尉也不说废话,直奔正题:“请详述一下你们那边的情况。”

    温大少下意识的看了风久一眼,见她点头,才说了下他们这边的情况。

    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风久并没有告知温大少实情,所以他能说的也就是寻常人能看到的那些,并不会让人起疑。

    要不是那女星盗直接惹到了他投石器,可能他们直到下了飞梭也不会发现星盗的存在。

&n

bsp;   “情况不太妙呀。”军校生们也能听到两人的对话,乐凯低声道:“只抓到了一名女星盗,对手的确切人数跟目的都不得而知,而且目前看来,控制舱很可能已经被侵占,我们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如果是在别处,再多些星盗他们也不怕,可敌人散在人群里无法将其揪出来,因此造成的隐患才是最棘手的。

    尤其是在控制舱落入星盗手里都情况下,飞梭降落前他们都不能轻举妄动。

    唐瑾却盯着光幕里的人眯了眯眼,缓声道:“他身边有人。”

    刚才温大少答前转头的动作,他们都看在眼里,总要考虑对方是否被胁迫的情况。

    褚少尉深知套话的精髓,也不直接问:“收到,不过为了保证阁下的安全,可否详细告知您那边的战力?”

    温大少没当事,把护卫的情况随便一说,又接道:“我的安全没问题,主要是星盗啊,一个都不能漏掉!”

    “我们会尽力。”

    褚少尉已经趁着这段时间跟航空站联系上,希望尽量让飞梭往无人区域降落。

    “他怎么这么自信?”程飞狐疑的道:“这些护卫的实力确实不错,但若是星盗在飞梭上安了炸弹,也没人能护得了他啊。”

    “这种概率还是很小的。”穆砚道:“你以为星盗有封久剑放磁弹的本事啊。”

    “可不是。”乐凯接道:“而且出现在飞梭上的星盗,要么为财要么为人,不太可能自绝后路。”

    星盗虽然穷凶极恶,但也是群挺惜命的人,轻易都不会选择同归于尽的路。

    就算有,他们也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

    双方随时保持着联络的状态,温大少将通讯器丢给温言,让他跟对方交流后,就凑到了风久身边:“大大,我们还要做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爱还要多久才能见到你,扒开妈咪的大腿射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