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每律动一下就痛得叫,围裙妈妈过生日

作者:admin 2020-03-08 12:02:10 我要评论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所谓的奇迹,光是百年一遇的事件,便遇到了好几回,包括几十年一遇的事情,根据计算平均每一个人都会遇到三到五件被媒体吹嘘的‘百年一遇’大事件。

    不过

    这一次与那些所谓的奇迹不同,比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作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发现之一,它包含了狭义和广义两个部分,前者改变了牛顿力学的时空概念,建立了时间和空间的统一性,从而诞生了时空。

    而广义把把相对原理推广到非惯性参照系和弯曲空间,从而建立了新的引力理论。

    虽然,

    徐茫的发现尚未达到相对论的水准,但带来的影响力无疑是巨大的,让人类更加了解了宇宙中最恐怖的怪物。

    在徐茫的这篇论文《这资料真不想上传啊!》中,第一次提出喷流的物理性质不是由吸积盘尺寸决定的,而是由喷流基底处粒子的速度、温度和其他性质决定的。

    而这个概念到来的结果是,伦琴射线光产生于非常接近黑洞的物质,强磁场将部分这些物质沿着喷流推进到高速,从而导致粒子以近光速相互碰撞,为等离子体提供能量。

    最终,

    成为了可以捕获的可见光辐射。

    这是徐茫的理论部分,这个理论打破了目前天体物理领域,对黑洞喷流的观念,当前的科研工作者认为

,黑洞喷流是因为附近的恒星,所提供物质落到黑洞中,从而喷出高能的粒子。

    但徐茫把它暂时给否决了,重新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

    根据这个概念,

    徐茫设计出了一个较为复杂的数学计算工具,而这个数学工具需要拥有良好的数学基础,否则一般人还无法理解。

    但是

    徐茫并没有对这个数学工具进行简化,目前他的能力还做不到这一点。

    esa,

    欧空局。

    迪夫、卡特和切斯特三人看着这一段长长的公式,几度想要去理解它,但最终还是望而生退,这对三人来说难度太高了,如果没有所谓的理论部分,光是纯粹的数学式子,几乎不可能读懂意思。

    “”

    “徐教授就是靠这个长公式得到的数据?”迪夫看着一眼自己的两位同事,满脸惊恐地问道:“这这是用人类的大脑想到的长公式?他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知道!”

    “但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我们去质疑。”卡特苦笑道:“原本以为我们能够看到奇迹,结果看到了奇迹,却不知道这个奇迹的意义,突然发现自己好失败。”

    “”

    “”

    听到卡特的话,两人通通沉默了,的确起初以为自己看到了奇迹,经历黑洞领域中最重大的变革,结果连看都无法看懂,全程是一脸懵逼的下来。

    “我觉得”

    “不光是我们三人看不懂,全世界除了徐教授之外,能看懂这个长公式的人不超过二十个人!”切斯特无奈地说道。

    的确,

    除了徐茫之外,也就是那些权威级人物才能理解。

    而这么长的公式,又没有经过特殊的处理,恐怕无法推广出去。

    “我觉得”

    “需要让徐教授简化一下,这这计算太复杂了!”卡特认真地说道:“光是算都需要算上半天。”

    简化?

    恐怕很难!

    迪夫和切斯特认为徐茫没有这个能力,否则他一定会简化,这一点职业素养还是有的。

    “不过”

    “徐教授的观点还是那么令人感到震惊。”卡特严肃地说道:“他打破我们一直固有的观念,以一种全新的理论框架,重新定义了黑洞喷流现象这这是怎么来的?他是怎么思考的?”

    怎么思考?

    谁知道呢?

    毕竟凡人怎么可能想到上帝的思维。

    “等一下!”

    “你们有没有发现,其实徐教授没有否决掉之前的理念,他只是提供了一个更加符合黑洞喷流的系统结构。”迪夫认真地说道:“如此一来给了我们两个选择,这与现在物理学的两大支柱一样。”

    经过迪夫的提醒,两人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不由苦笑了一下,这是逼人二选一呀!

    “迪夫?”

    “你是黑洞领域的专家,你会选择哪一个理论框架?”卡特问道。

    “虽然我很想选择徐教授,毕竟他的框架可以成功计算出黑洞喷流的时间,可是实在无法理解他的长公式,就算理解了计算过程太复杂。”迪夫说道。

    切斯特问道:“你是选择老的框架理论?”

    “不!”

    “平时用老的框架理论,如果要计算黑洞的等离子喷流现象,我还是会选择徐教授的长公式,毕竟没有第二个选择。”迪夫解释道:“我估摸着未来有人会研究这个长公式,并且把它不断完善。”

    迪夫选择了最务实的办法,而他的选择方式,也是很多人的选择方向,平时研究采用老的理论框架,但需要计算等离子喷流现象时,可以选择这个长公式。

    没办法

    没有其他的选择。

    与此同时,

    nasa,

    卡尔克教授看着上面的长公式,作为黑洞领域的大佬级人物,他基本上弄懂了原理,作为少数可以理解这个公式的人,他被这个长公式给吸引了。

    美妙!

    简直太美妙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去观察,这个公式都无懈可击,当然复杂是复杂了一点,不过目前看来没有可以进一步精简的可能性。

    “教授?”

    “这这您看得懂吗?”一位实习生问道:“我连什么意思都不知道。”

    “”

    “你们看不懂是正常的。”卡尔克教授严肃地说道:“这需要非常扎实的数学能力,如果数学没有到达一个层次水准,连理解都无法理解里面的奥秘。”

    “”

    “”

    “”

    听到卡尔克教授的话,在场的几人很失望,不过他们的失望不是针对于徐茫,而是针对自己。

    太没用了

    连一个公式都看不懂。

    “你们别伤心。”

    “我敢打赌全世界很少人可以理解这个公式。”卡尔克教授认真说道:“这个公式需要研究,需要不断去深挖它的潜力,我觉得这个长公式有很多的用处。”

    呃?

    很多用处?

    几位实习生有一些迷茫,这不过是一个用于计算黑洞公式,还能有其他的作用?

    “你们别不信!”

    “这个长公式可以拆分,而拆分后的一些算式,可以用于黑洞方面的很多数据计算,比如计算角动量,粒子行进的最大距离,内部加速区域,黑洞质量。”

    “教授”

    “您能不能帮我们简略解答一下?”一位实习生问道。

    “可以。”

    “首先这是一个全新喷流能源机制的模型,我们需要抛开原有的理念,以一种全新的思维去理解。”卡尔克教授说道:“徐教授发现了一个之前观测数据中的一个问题,光学与伦琴射线光之间的延迟。”

    “之后他将这段时间延迟乘以粒子的速度,也就是接近光速,得到了一个关键数值”

    啪啪啪,

    几分钟后,

    卡尔克教授全部讲完了,不过几位实习生则满脸的惊恐与迷茫。

    这

    这是怎么被想出来的?

    起初,

    徐茫的基础理论已经让几位实习生感到了不适,紧接着一大串长公式让他们感到迷茫,现在这个公式背后的含义简直就是绝望。

    这一天,

    大多数人都是懵逼的,只有少数人感受到了震惊,那种无可挑剔的完美,简直无法言语来形容。

    很快,

    那些黑洞领域的权威,针对徐茫的这个长公式,进行了各种的解读和剖析,他们的目标很简单,把这个长公式推广出去,成为天体物理学中一个必要的分支。

    这个公式太重要了,它可以解决很多黑洞方面的问题。

    普林斯顿天体物理协会,是推广这个公式最热衷的组织,毕竟徐茫是这个协会的一员,推广这个公式在一定基础上,可以让普林斯顿天体物理协会的名声更加大。

    而这个长公式从这一天起,拥有了一个比较特别的名字——徐茫与杨小曼之黑洞高能喷流粒子的计算公式,简称徐杨公式。

    “老伙计!”

    “我这辈子最幸运的是什么事情,你知道吗?”史密斯教授看着面前一位老人,笑呵呵地说道:“就是发现了徐茫,发现了这位全世界最伟大的天才!”

    “我说史密斯。”这位白发老头无奈地说道:“你这个说辞让我难以接受,难道我的那些学生不够天才吗?”

    “老伙计!”

    “不是我看不起你的那些学生,与徐茫相比简直你明白我的意思。”史密斯教授笑道:“他的目标可不止诺贝尔奖那么简单,我觉得他能够完成物理上的大一统理论!”

    “你”

    “你越说越过分了。”白发老头苦笑道:“你以为大一统理论是嘴巴说说的?讲一句就能做到物理上的大一统?”

    史密斯教授尴尬地笑了笑,刚刚的话的确有一些过分。

    “呵呵”

    “似乎有一点过分,但徐茫潜力无限。”史密斯教授说道:“正好你今天在,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

    “我帮徐茫募集到了一笔钱,这笔钱用于他的私立型研究所,你帮我把这笔钱递交给他。”史密斯教授说道。

    “就这点事情?”

    “没问题!”

    复大,

    此时的徐茫快要忙晕了。

    他接到了很多很多的电话,不是这个媒体要采访自己,就是某一个高校需要自己去演讲。

    “喂?”

    “嗯哦那什么,不好意思哈,我这个人一般不接受采访。”徐茫满脸悲惨地说道:“对对对忙呀,实在太忙了,我只不过做出了一点小贡献罢了,真的真的只是小贡献,微不足道。”

    啪!

    徐茫直接挂断。

    “您有一封新的律师函请注意查收!”手机铃声响起。

    “收你个头啊!”

    “滚!”

    徐茫气急败坏地拿起手机,冲着上面的未知号码破口大骂。

    这一幕,

    正好被小曼给看到了。

    “你看你”

    “跟一部手机怄气。”杨小曼白了一眼,踮起脚尖捧住他的脸颊,温柔地说道:“知道现在网络上称呼你什么吗?世界上最年轻最杰出的物理科学家。”

    “哎呀。”

    “其实我就像一个人”

    徐茫话到一半,律师函铃声再度响起。

    但是,

    这个电话,

    徐茫不得不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每律动一下就痛得叫,围裙妈妈过生日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