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逍遥大女婿顶点,淫荡的丝袜女生

作者:admin 2020-05-03 12:01:43 我要评论

只见一个夫人装扮的女子,袅袅婷婷,立在腊梅树下,她着一袭淡绿色长衣委地,上绣梅花暗纹,一头青丝用金色蝴蝶斜带流苏浅浅挽起,额间一枚粉色水晶雕成的小巧蝴蝶,散出淡淡光芒,峨眉轻扫,容颜甚是艳丽。

    同时腕上一对白玉圆镯更是趁出她的浩腕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润玉宝石装饰着,冷目流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方向的苍白蝴蝶,深情冷漠,再加上她那一身的金钗玉翠,更是带着丝丝的冰冷。

    同时那女子也不再说话,也在细细的打量眼前的容颜娇俏若星空仙子的蓝可蔓。

    蓝可蔓瞬间看出,这个女子竟是那凌星月的侧夫人——冷清秋!

    蓝可蔓又忽然想起她来找凌星月的目的,突然觉得心虚起来,不禁磕磕巴巴的说:

    “我……我……我不是……不是来找凌星月,哦,不对!不是来找小王爷的,我……我……我……”

    蓝可蔓一瞬间觉得巨大的羞愧溢满了胸口,眼眸中也不觉间闪烁出了惊慌伤痛的神色,蓝可蔓蓦然惊醒:

    “他是有夫人的,尽管是侧夫人,可是也是明媒正娶,圣上太后亲自下旨御赐的婚事,对呀,我这是在做什么?!难道我果真是一个轻浮的女子吗?!”

    蓝可蔓颤抖了一下,口中嗫諾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蛮力的拧着自己的手腕,蛮力的拧着自己的纤细的手指,眼中的纠结、惆怅、不舍、无奈、矜持、扭捏、伤痛、羞愧还夹杂着无数的灰心丧气一下子尽数涌了出来,就这么赤裸裸的呈现在冷清秋的面前。

    还没等蓝可蔓转身逃跑,冷清秋却重重的冷笑了一声,朱唇轻启:

    “阿月他不愿意见你,你还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吗?如此轻浮,怎好意思立于王府之内。”

    只一句话就把蓝可蔓轧的再也没有任何力气、没有任何面目在这个小院门外再呆下去那么微微一刻的勇气。

    那声“阿月”直把蓝可蔓的心里撕扯的一片狼藉,若说刚才还是五脏肺腑仅仅是被利刃割裂,鲜血淋漓,那么现在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密密的烈焰,蓝可蔓只觉得腑脏灼烧,剧痛难忍,四肢都要被周围的空气拉扯着就要断裂,再也没有力气迈动一步。

    四周混沌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一大片一大片耀眼刺目的白光和热浪席卷而来,巨大的羞愧和无法说清楚的感受挤压的她几乎完全不能呼吸,身体的每一寸都在撕裂似要被压成粉碎。

    “住口!冷清秋!”

    若非受那本体王爷幻影的托付,已然答应了要好好照顾冷清秋,凌星月恨不能一掌拍去,让她再也不能开口说一个字出来。

    从自己决绝和蓝可蔓相见时起,凌星月就没有一刻放松自己的身体和耳朵,他甚至在蓝可蔓与小豪子在院子门外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蓝可蔓的到来,可是他不敢也不能再见蓝可蔓,于是他愤怒于蓝可蔓为何又要找来,愤怒于小豪为何不经同意就进来禀报蓝可蔓到访的事件,愤怒与自己还是放不下,却强忍着甚至摔了一个茶盏,来平息告诫自己想迈出去迎接蓝可蔓的双腿和那颗狂跳不已的心。

    凌星月本来以为听到自己不与相见的消息,蓝可蔓就会自行悄然离开,可谁知道,什么时候冷清秋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凌星月自己由于完全的听着蓝可蔓的一丝一毫的动静,竟然没有发觉冷清秋听到蓝可蔓一个人拜访王爷府,而悄悄跟过来的脚步声。

    在听到冷清秋说第一句的时候,凌星月惊的一下子从书桌座椅上站了起来,待听到蓝可蔓嗫諾可怜不堪的颤抖结巴的话语时,凌星月心里的心疼一下子攥紧了他的五脏肺腑,可是他告诫自己:

    “凌星月,你不能出去,若你出去,你答应的再也不见蓝可蔓的诺言,就再也做不到了。”

    凌星月清楚的知道,他对于蓝可蔓的情感,他不敢尝试再一次见到蓝可蔓还能做到不去牵她的手,不去揽她入怀,不去凝视她的眼眸,不去关怀她的一切,他更加不能看到她伤痛的颤抖,而控制自己不去安慰,不去照顾。

    所以凌星月也在不觉间紧紧的抓住了手边的一支狼毫紫檀毛笔,紧紧的攥着,毛笔的一端狠狠的顶着自己数次想迈向小院门口的双腿,直到笔头戳破了衣襟里的肌肤,渗出了隐隐的血丝,凌星月已然僵硬的站在哪里,不敢动换分毫。

    直到冷清秋的第二句话出口,凌星月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心痛,欣慰他清晰的听到蓝可蔓心脏里发出的剧烈的震人心魄的蹦跳声,那心跳如擂鼓一般震颤着蓝可蔓的胸膛,紧接着,凌星月就听到蓝可蔓几乎差不可闻的清浅的呼吸声:

    “蔓儿快要不能呼吸了!”

    这个念头一窜进凌星月的脑海,他就瞬间暴怒,一把攥断了手里的笔杆,两个跳跃就冲到了门边,在开门出去的那一刻,他又不得不做出一副对蓝可蔓丝毫不关心、云淡风轻的模样。

    就在蓝可蔓觉得眼前一片昏沉,蛮力扭着自己的手腕的时候,一双温暖的手掌轻轻掰开了蓝可蔓兀自使力的手指,那指尖已然血红,蓝可蔓竟然没有发觉自己已然把自己的手腕抓破,莹莹密密的血珠血痕正惊心动魄的震惊着凌星月的双眼。

    蓝可蔓听到熟悉的声音,眼里朦胧着的强忍着的那层霜雾再也掌控不住,满溢成湖水,顷刻间溢出眼眶,浸润了凌星月不忍的眼眸。

    蓝可蔓怔怔的看着凌星月,一袭浓烈的墨色衣衫,忧郁冷寒,却无法掩盖他由内而外的月白风清,这份故作平淡的一汪清泉里却有着层层的波澜。

    蓝可蔓将手放入凌星月的手心,被他一把握住轻轻一捏牵着进入了那个凌星月轻易不让任何人进入的小院,却再也不看一眼兀自旁边气愤怒火中烧的冷清秋。

    “过来我帮你包扎伤口。”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逍遥大女婿顶点,淫荡的丝袜女生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